人造上帝#

被抛弃的预感#

编号

abraxas-000

日期

2022-05-15

尺幅

16k

媒介

水彩

../_images/300747295.jpg

被抛弃的预感#

我总是在准备逃跑。平日里脚上没有行动,脑子在不停地翻滚寻找危险的迹象,一旦有所发现,就像为了证明了什么一般,双脚就踉踉跄跄,狂奔又急停,蒙头跑一会儿可能又折返。

这样的预感会先产生,之后只需要再套上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应验,我作为预言家的贤明又添了一分。

世界在迷雾里#

编号

abraxas-001

日期

2022-06-19

尺幅

16k

媒介

水彩

../_images/WechatIMG57.jpeg

世界在迷雾里#

Der Vogel kämpft sich aus dem Ei. Das Ei ist die Welt. Wer geboren werden will, muß eine Welt zerstören. Der Vogel fliegt zu Gott. Der Gott heißt 📖 Abraxas.

这只鸟奋力冲破蛋壳。世界则是这颗蛋。如果有谁想要出生,就得摧毁一个世界。这只鸟飞向上帝,上帝的名字叫做 📖 阿卜拉克薩斯

《德米安》

学步#

编号

abraxas-002

日期

2022-06-21

尺幅

16k

媒介

丙烯

../_images/WechatIMG59.jpeg

学步#

不熟悉材料,还要多多练习。

蓝色失眠,draft#

编号

abraxas-003

日期

2022-07-0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送人

../_images/IMG_20220708_075658__01__01.jpg

蓝色失眠,draft#

最近两周又开始睡不好,每天都在床上辗转到四五点。我的大脑和眼睛似乎被同一个双掷开关的两头控制:清醒的时候无法思考,闭上眼睛大脑就开始无规律运作。有时在床上无法感受到困意,我就拿出瑜伽垫铺在地上躺下,似乎让我觉得安稳一些。

杭州的夏天一到四点就开始蒙蒙亮,透过贴满画的落地窗,外面的天空是蓝色的。

蓝色失眠,lighter#

编号

abraxas-004

日期

2022-07-24

尺幅

16k

媒介

丙烯

../_images/IMG_20220724_171026__01__01.jpg

蓝色失眠,lighter#

本来想作为 《蓝色失眠,draft》 的正式版,也因为那张送人了,想好好再画一张。

对丙烯的掌握依然不好,毕竟没系统训练过。相比前一张,大体的氛围依然存在,只是窗台的天色更亮了些,更接近的我快要睡着的清晨时分。

茶舍#

编号

abraxas-005

日期

2022-09-12

尺幅

16k

媒介

水彩

../_images/abraxas-005.jpg

茶舍#

为了换取 《i 小时候》 而画了 👤YY

👤SilverRainZ 小时候#

编号

abraxas-006

日期

2022-09-10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../_images/abraxas-006.jpg

i 小时候#

👤YY 画的小时候的我。

中年发福鱼#

编号

abraxas-007

日期

2022-09-13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../_images/mmexport1663161863416__01.jpg

中年发福鱼#

👤YY 画鱼潮的第二张,原照片是在文新站的一家咖啡厅里拍的,YY 备考的那段时间,没有什么户外活动 也不吵架 的休息日基本会去。点上一杯九块九的美式,把电脑支起来就能坐一天。她看她的 CPA 课程,蓝色背景下西装革履的老师已三倍速不停地叭叭叭。我没有固定的事情要做,偶尔看看艺术史相关的 wiki,写 艺术家史,或者是写写代码,不过好像没写出什么来。

高中开始我的胡子就长得快又长,怕变粗变硬总是不敢刮,顶着这样的小胡子度过了三年。上了大学开始每天早晨把胡子刮下,太阳落下山唇边又冒出了短短的一茬。

去年学画(对,我想起我的《辞职为学画》怎么还没写完呢?已经快过去一年了)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故意不刮胡子,一周后胡子拉碴好似另外一个人。这激起了 YY 的 恶趣味 好奇心,要我一周不刮胡子。尽管有诸多不情愿,最后也是拗不过,蓄了一周。

说回来画本身,YY 的观察能力和对水彩的把控能力都很好,是带着思考在画的,实在不像是初学者,可怕哉!

警告

严正声明

此画为基于 👤SilverRainZ 的艺术创作,不反映站长真实相貌,站长也不是 琅琊榜里的甄平

评论
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,请在此评论。 如果你留下了电子邮箱,我可能会通过 回复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