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自己#

startat

2021-01-01

endat

2021-04-03

status

Finished

作业#

xfczk 为 ID。

树脂石膏像#

编号

xfczk-000

日期

2020-12-28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69.jpg

树脂石膏像#

用水彩画色层的尝试,结果上看没有很成功。

一个原因是因为水彩的透明特性,需要由浅到深进行,以往画的铅笔、碳粉都是由深到浅的, 并没有很好的适应。除开不适应,由浅到深就意味着「先亮部,后暗部」,只画了亮部 是很难看出光感的,不利于下一步的找形。

备注

很难看出光感不意味着没有,把亮部形状画准了其实也是会有的, 只是视觉感受上没有那么强。

另外一个原因是笔和水,在 32K 上用 2 号的达芬奇 814 还是嫌大,就自己的感受, 这种法式水彩笔也不适合用来画精确的形。另,我对水份的控制依然没有什么经验, 回头想的画,这种画的用水应该也比较单纯:平涂为主,边缘线(指不同色层之间的分界) 可以偏硬。从亮到暗水量慢慢减少,既能增强覆盖力也能防止把下层的颜色晕开。

单色静物#

编号

xfczk-001

日期

2021-01-03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0.jpg

单色静物#

用水彩画色层的另一个小尝试。原画是在蔓纯老师画室的画的 《lns-026》。 画这张的过程四平八稳,但光感却比原来还差了。

细看画,最有空间感的地方在罐口,影响光感的因素首先是暗部形状,其次是色度, 口的形状是对的,色度不够但也还行,其他地方就都做得不好:因为是从另一张画 制过来的,暗部形状就更不准确了。

关于色度

在铅笔和碳粉练习里我们用逐步加深的方法来感受最佳的色度, 但水彩不好叠加,很难这么做。更基础的问题是:很难两次调出一模一样的颜色, 没有经验的人甚至无法画出均匀的单个色层。

一个想法是用媒介剂调出多个浓度的颜料,编号储存,对每个色层规划要用的颜色。 但注意: 色层之间的色距随着物象本身和光照程度变化 ,固定色距的几种号数 没有办法体现出最佳的色距。此时应当适当加水,调整色距。不着急先画上去, 可以随便画个正方体感受一下是否对了。

改天实践一下。

奥沙西泮的恩赐#

编号

xfczk-002

日期

2021-01-12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1.jpg

奥沙西泮的恩赐#

我的记忆是污染过的,像浸满了脏水的破布
墙上长出眼球和残肢, 沿着视线缝进我的视网膜
脚下没有胶水把我凝住,除了脚下的地方都不可落足
站着已经是一种恩赐,躺下总觉得有花要献上来。

——奥沙西泮三倍剂量下的精神状态报告

厕所门口#

编号

xfczk-003

日期

2021-01-13

尺幅

32k

媒介

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2.jpg

厕所门口#

她在卧室里睡觉。家里灯是安静的。我也想去睡觉,可是还没有画完。

树脂石膏像(二)#

编号

xfczk-004

日期

2021-01-13

尺幅

32k

媒介

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3.jpg

树脂石膏像(二)#

还是画小石膏,不过这次用了色粉笔,效果依然不好。

银色飞行船#

编号

xfczk-005

日期

2021-01-21

尺幅

32k

媒介

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4.jpg

银色飞行船#

我对云,尤其是积雨云的喜爱,可能超过了所有其他的自然景观。 只有到海边才能听见涛声,只有到山顶才能俯瞰奇峰。 可是只有云,是随处可见的,移动的磅礴景象。

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,积云的底座被烧成淡淡的红色,银色的飞行船安静地从云峰中穿出, 划出淡淡的航迹云。船上一定有闪烁的仪表盘和熟睡的脸,有转动的齿轮和坚毅的眼神。

这也是我在听 《銀色飛行船》 时,脑海里浮现的画面。

大风#

编号

xfczk-006

日期

2021-01-2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5.jpg

大风#

小区的墙外能看见电厂的烟囱,最近都是大风的夜晚,蒸汽被压成了九十度。 风更大的时候,烟囱上的航标灯发出的光,似乎也流动了起来。

I Should#

编号

xfczk-007

日期

2021-01-30

尺幅

32k

媒介

马克笔 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6.jpg

I Should#

可能是因为药物,也可能是因为应激反应太严重。 我引以为豪的共情能力,它消失了。我被剥夺了「为他人流泪」的能力。

「你为什么不哭啊」
「你应该哭的」

没有人怪罪我,只是我反复责问自己。在我应该哭的时候,只能假装蹙起眉头, 轻叹一口气,心里却是像冬天冰结的河面。

蛇与象#

编号

xfczk-008

日期

2021-01-31

尺幅

32k

媒介

炭精粉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7.jpg

蛇与象#

《小王子》 里讲了蛇吞大象的故事,我没有任何想法,只是想画出来。

2020-02-23 追记

之后我去网上查了这个故事的寓意,我并非没有按照自己的期望长大。 可我忽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,这很讽刺。

愤怒的释放#

编号

xfczk-009

日期

2021-02-01

尺幅

32k

媒介

马克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9.jpg

愤怒的释放#

本意上这张画是作为马克笔的试作。但到了画的时候我充满了愤怒。

我的愤怒从哪里來?我的敌人在哪里?
没有敌人,就倒戈相向,把无名的愤怒泼向恋人
用冰冷的语言点起火,用温热的血助这场闹剧达到高潮
等她蜷在角落,等我用胜利的姿态和血淋淋的手
深情地一拥,把帷幕拉下

下雪的 768#

编号

xfczk-010

日期

2021-02-04

尺幅

32k

媒介

炭精粉 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8.jpg

下雪的 768#

这应该是第一张用碳粉画的完整夜景。

2019 年 11 月 29 日,我还在 768 上班,那天应该是周五下班,和同事准备出门吃饭。 天上扬着小雪,只有灯照到的地方才能看到它们簌簌地落下。

那时我的脑子里还没有辞职的念头,工作日的脑子装着代码和工单,只有周末才能假扮艺术家。 每天夜里都有孤独的时候,醒来又是健全的一个人。

现在的燕郊也下雪,脑子里是光和影子,看不懂的形体的和可爱的人儿。我好像可以自诩 艺术家,但无法称之为人了。每天要吃一大把的药,醒来和不醒来没有区别。

可爱的人儿将要离开。被她驱走的孤独像黑暗一样蔓延回来,而此刻的我还一无所知。

一种玫瑰标本及其制备工艺#

编号

xfczk-011

日期

2021-02-10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0.jpg

一种玫瑰标本及其制备工艺#

失恋了,因为我的错。

失去的瞬间像是你沿着光滑的藤蔓摸索,一路走过去,和往常一样伸手却摸了个空。

一段感情是什么样子的呢?我们说「一朵玫瑰是好看的」的时候,其实是说「玫瑰 现在的样子是好看的」。完整的玫瑰是什么样子的?摸过的那段藤蔓是我走过的 足迹的形状,完整的玫瑰是玫瑰从破土而出到零落成泥的形状。枝桠们在空间里扭动着向上, 在时间里慢慢成熟,衰老,凋亡。在这时间与空间里玫瑰划过的痕迹,就是问题的答案吧。

白日#

编号

xfczk-012

日期

2021-02-14

尺幅

32k

媒介

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79.jpg

白日#

我不知道我要画什么,我只觉得自己该画画了。画的时候正好在放 King Gnu 的《白日》, 那就这样吧。

「後悔ばかりの人生だ/真是段净是后悔的人生」

我的脑后伸出千百只木僵的手,一只手是一个挽回的理由,
有的没有力气,在黑暗里前进一会就会朽坏;
有的不够正确,被我自己扯断了根;
有的反过来攻击我,要在流泪的眼睛下画一张呲牙的嘴;
还有的,一只又一只地扭断其他的手,自诩理性的骑士。

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,只知道粗糙的卡纸很适合画色粉。

善的异见#

编号

xfczk-013

日期

2021-02-17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1.jpg

善的异见#

D:「天气好冷,我们把不用的围巾送给拾荒的老婆婆吧。」
G:「洗干净放在垃圾桶旁边就好了。」
D:「亲手送给老婆婆,不是能让她感受到更多的温暖吗?」
G:「你又不是老婆婆,怎么知道老婆婆需要你这么做呢?」

为什么呢,同样是从善出发的行动,为什么那么截然不同?。 我应该选择哪种呢?我的善是错吗?我还有更多选择吗?边界在哪里? 什么都不做就对了吗?我该如何驳倒她?驳倒她我的善就是绝对正确的了吗?

于是我举起了手里的武器战斗,为了将我的善放在高地。

被神降罚的无神论者#

编号

xfczk-014

日期

2021-02-19

尺幅

32k

媒介

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2.jpg

被神降罚的无神论者#

我发自心底觉得信奉神是一件偷懒的事情。 无神论者踏出了神的领域,把自己暴露在无所依凭的物质世界里。 本来决定论尚可作为慰藉,这样的慰藉有什么用呢? 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,周围没有光滑的平面和不形变的刚体, 后来这样理想化的慰藉也被推翻。

当伤痛降临的时候,我看不到敌人,周围找不到任何可以怪罪的客体。 这些伤痛到底又是从哪里来的啊?是我自己吗?是被我伤害的人吗? 除了把它归咎那个不存在的神,我没有任何办法了。

我的敌人在哪里#

编号

xfczk-015

日期

2021-03-03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3.jpg

我的敌人在哪里#

我一生都无法遇见我的敌人
正如我一生都不会真正地活着
我在等待着的我的敌人
不必等待我的敌人
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侵犯着我们
我的指甲 牙齿 手脚甚至头发都无法反抗
我的指甲 牙齿 手脚甚至头发就是我的敌人
– 《亡念のザムド》改

人群#

编号

xfczk-016

日期

2021-03-03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0.jpg

人群#

全向十字路口拥挤的人群。

度洛西汀戒断反应#

编号

xfczk-018

日期

2021-03-04

尺幅

32k

媒介

色粉笔 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1.jpg

度洛西汀戒断反应#

前些日子河北封城,没办法去北京复诊,一度以为网购发达没有什么买不到, 等药盒见底了才发现快递也很难进城,于是有幸体验了一下度洛西汀的戒断反应:

还可以摇摇晃晃地行动,时不时有余震从遥远的地方传来
我的头颅在星河里搅拌溶化,哪里是河面呢?看不到我倾慕的倒影
每一颗星星都好像闪烁着冰冷的光,只有我知道它们在燃烧

历代帝王庙#

编号

xfczk-019

日期

2021-03-0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2.jpg

历代帝王庙#

在历代帝王庙的写生,忘记带颜料了所以只能用颜料盘里的余色。

阴天的天光可以认为是垂直向下的光源;树冠是由大小不一的有色卡纸裹起来的。

陆先生的咨询室#

编号

xfczk-020

日期

2021-03-09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3.jpg

陆先生的咨询室#

陆先生的咨询室很冷,疫情严重,他没有让我摘下口罩。我们隔着两层无纺布说话。

他的言语也是冷的,没有表情,偶尔说出一两个完整的句子,偶尔停顿一下在本子上记录。 我的话不是,它们从温热的嘴巴流淌出来,再慢慢地被空气冷却,我以为陆会做些什么。

没有,我的言语多到流到他脚下,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。他好像在很高的地方。 我以为他会倒一些东西给我。

没有,我们好像组不成连通器,我还是不停地说,直到嘴巴干涸,换了眼睛来做温热的地方。

回去吧。

赶在落叶木发芽之前#

编号

xfczk-021

日期

2021-03-10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4.jpg

赶在落叶木发芽之前#

一直很想写生卧室窗前那棵树,冬天的时候树冠是光秃秃的,往不同方向伸展的的枝干 在天光的照射下呈现出迷人的光影,如今已经是早春,再不画就来不及了。

  • 骨干枝从树干的末端放射状地往 生长

  • 其他的树枝从骨干枝出往 各个方向 生长

  • 同样是放射状,其他树枝在水平方向上的生长往往旺盛一些

  • 对于这棵树,任何方向上的树枝的总有向上的趋势

  • 树干的末梢所在的面形成了一个空间上的椭球体

回到画面上来,要画出这个椭球体而非勾画树冠的轮廓,枝干的方向体现为 不同亮暗面的大小不同,时刻注意正在画的树枝处于那个方向。 对于过细的末梢可以不画亮暗面,注意调整椭球体受光面背光面不同深浅的末梢的比例即可。

大约致死量以下#

编号

xfczk-022

日期

2021-03-1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5.jpg

大约致死量以下#

近来影响心境的事情和以前比并不见少,但我的反应已经平淡很多了。可能要感谢碳酸锂, 也可能要感谢苦难。

如果把以前的痛苦量比做坠崖,现在的量大概是蹦极,可能绳子不太牢固的那种。

对视#

编号

xfczk-023

日期

2021-03-1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4.jpg

对视#

我的目光没有地方可以安放,只好看着自己。

#

编号

xfczk-024

日期

2021-03-15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5.jpg

#

是什么呢?

铺橄榄绿布的铁柜#

编号

xfczk-025

日期

2021-03-1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橄榄绿色粉 炭精粉 白色粉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6.jpg

铺橄榄绿布的铁柜#

很久没画色粉,是失败的尝试,灰色的卡纸限制了我能用的色域,软的纸面也让 颜色的调节变得困难。

#

编号

xfczk-026

日期

2021-03-1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6.jpg

#

是什么呢?

时间#

编号

xfczk-027

日期

2021-03-1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7.jpg

时间#

如果有人能观测时间的话,在它看来我们都是拖着长长尾巴的「生物」吧。

阵痛#

编号

xfczk-028

日期

2021-03-17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8.jpg

阵痛#

从这里移动到未来还需要克服一些疼痛。

情绪委托#

编号

xfczk-029

日期

2021-03-18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89.jpg

情绪委托#

我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应该开心,什么时候应该难过。 可不可以都交给你?

怀疑论者#

编号

xfczk-030

日期

2021-03-19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0.jpg

怀疑论者#

怀疑论者有一万双手,真理就有一万扇门。

融化#

编号

xfczk-031

日期

2021-03-19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1.jpg

融化#

肚子被撑得鼓起来,像青蛙一样咕咕叫
全身的肌肉失去力气,只够撕开零食的包装袋
筐里有衣服,腌制十八个小时后刚刚好可以晾
被子已经不耐烦,就差长脚把我踢下床来
我的四肢开始融化,从末端一点点和这个美丽的世界混合起来
我得去上课啊,我昂起我高傲的头颅,摇晃的时候有东西流出来

玫瑰与士兵#

编号

xfczk-032

日期

2021-03-2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2.jpg

玫瑰与士兵#

圣人在高台上布道#

编号

xfczk-033

日期

2021-03-2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3.jpg

圣人在高台上布道#

若前提为假,则命题恒真。

傲慢#

编号

xfczk-034

日期

2021-03-22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7.jpg

傲慢#

B 站上有人上传了一段机械手弹吉他的视频,弹幕有三成是这样的:

「这声音没有灵魂」
「给爷来个推弦试试?」
「没有感觉」
「勾击可以吗?」
「弹吉他就是要手弹才有乐趣啊」

有一条相反的弹幕是这样的:「这是自动化的乐趣,你这行为叫做傲慢」。

对啊,是傲慢没有错,这些人拥有作为人类的傲慢,尽管他们对吉他的了解可能完全 来自于 B 站。

我有不同吗?看到这样的视频点进来,我猜弹幕里肯定有人说风凉话。我打开弹幕, 扫一眼,啊确实有,心里获得了一点满足,我真清醒。

为什么啊,为什么人类总是这么傲慢呢?

暴食#

编号

xfczk-035

日期

2021-03-23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8.jpg

暴食#

参见

《融化》

单人交际#

编号

xfczk-036

日期

2021-03-2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09.jpg

单人交际#

我想继续进行以前的思想训练,和你在的时候差不多。

快乐地做游戏#

编号

xfczk-037

日期

2021-03-25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10.jpg

快乐地做游戏#

:-)

个人展览#

编号

xfczk-038

日期

2021-03-2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11.jpg

个人展览#

受昨日美术馆邀请,我将举行我的第一次个展。 布展和开幕在同一天,除了致辞,我的主要工作是跨入为我准备的水族箱。

展览正式开始,谢谢大家!

拥抱申请#

编号

xfczk-039

日期

2021-03-28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4.jpg

拥抱申请#

我想要抱抱

不可以,太不严肃了,这不是成熟的艺术家应当有的行为! 题目改为「拥抱申请」。

关于我的沉没成本的回顾展#

编号

xfczk-040

日期

2021-03-28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5.jpg

关于我的沉没成本的回顾展#

感谢大家的支持,我的最后一次展览也顺利举行了。

开眼看世界(一)#

编号

xfczk-041

日期

2021-03-29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纸胶带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6.jpg

开眼看世界(一)#

开眼看世界(二)#

编号

xfczk-042

日期

2021-03-29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纸胶带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7.jpg

开眼看世界(二)#

📖路易十六在准备灭火#

编号

xfczk-043

日期

2021-03-30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12.jpg

📖路易十六在准备灭火#

和路易十六没有关系,他只是一个被砍头的可怜人而已。

前进#

编号

xfczk-044

日期

2021-03-3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14.jpg

前进#

拒绝拥抱#

编号

xfczk-045

日期

2021-04-0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115.jpg

拒绝拥抱#

她打了电话来,我作为优秀的的倾听者接线。

画得很俗气,但没有办法。

黑猫#

编号

xfczk-046

日期

2021-04-02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0098.jpg

黑猫#

只是想简单把自己切开。

鱼力士#

编号

xfczk-047

日期

2021-04-0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20210408_230947__01.jpg

鱼力士#

我只是想画一个鱼缸,正如我之前已经画过了很多的鱼缸: 《快乐地做游戏》《个人展览》《拥抱申请》

焦渴#

编号

xfczk-048

日期

2021-04-04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20210408_231027__01.jpg

焦渴#

铅灰色的田野#

编号

xfczk-049

日期

2021-04-05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20210408_231154__01.jpg

铅灰色的田野#

这正是我要离开的地方。

安全距离#

编号

xfczk-050

日期

2021-04-06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 铅笔 纸胶带 小米负离子吹风机器H300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20210408_231214__01.jpg

安全距离#

在这里我可以安全地给出意见。我是说,你会比较安全。

海辺の花屋#

编号

xfczk-051

日期

2021-04-07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画集

album-32k-1

../../../_images/IMG_20210408_231237__01__01.jpg

海辺の花屋#

画里这个建筑显然不可能是花店,只是我刚好在听 这张专辑 而已。

登高#

编号

xfczk-052

日期

2021-04-11

尺幅

32k

媒介

水彩

待处理

图片未上传

点评#

演示文稿#

../../../_images/2021-04-03_16:10:55.png

花了大时间的演示文稿(链接见下)#

《树脂石膏像》 - 《黑猫》

/_downloads/submit1.pptx

《鱼力士》 - 《海辺の花屋》

/_downloads/submit1-patch.pptx

按动机分类#

技术练习#

研究光、造型、氛围等。

  1. 《树脂石膏像》

  2. 《单色静物》

  3. 《厕所门口》

  4. 《树脂石膏像(二)》

  5. 《蛇与象》

  6. 《下雪的 768》

  7. 《被神降罚的无神论者》

  8. 《历代帝王庙》

  9. 《赶在落叶木发芽之前》

  10. 《铺橄榄绿布的铁柜》

喜爱的事物#

基本上是自然风光。

  1. 《银色飞行船》

  2. 《大风》

文艺作品衍生#

受已有文艺作品影响。

  1. 《银色飞行船》 - 同名歌曲

  2. 《蛇与象》 - 《小王子》

  3. 《白日》 - 同名歌曲

  4. 《我的敌人在哪里》 -《亡念のザムド》

  5. 《个人展览》 -《钢之炼金术师》

  6. 《海辺の花屋》 - 同名歌曲

表达感受#

药物副作用、过量反应、身处深处情绪漩涡时的不适感等。

通常画面里没有问号 – 意即,我不抛出问题,这只是一个体验项目,请感受看看。

  1. 《奥沙西泮的恩赐》

  2. 《度洛西汀戒断反应》

  3. 《陆先生的咨询室》

  4. 《大约致死量以下》

  5. 《爱》

  6. 《恨》

  7. 《阵痛》

  8. 《情绪委托》

  9. 《暴食》

  10. 《焦渴》

表达思想#

表达感受 同样地掺入了情绪,但有思想的介入就有不同。 往往描述了 矛盾困境 ,毕竟没有冲突就不需要表达。

基于一些假设会做 思想实验 ,情绪太过脱缰会变得 荒诞 。 表达的目的往往是提问或者请求,但显而易见没有另外一个客体给出答案。

  1. 《I Should》

  2. 《愤怒的释放》

  3. 《一种玫瑰标本及其制备工艺》

  4. 《一种玫瑰标本及其制备工艺》

  5. 《白日》

  6. 《善的异见》

  7. 《被神降罚的无神论者》

  8. 《我的敌人在哪里》

  9. 《人群》

  10. 《陆先生的咨询室》

  11. 《大约致死量以下》

  12. 《对视》

  13. 《爱》

  14. 《恨》

  15. 《时间》

  16. 《阵痛》

  17. 《情绪委托》

  18. 《拥抱申请》

  19. 《圣人在高台上布道》

  20. 《傲慢》

  21. 《单人交际》

  22. 《快乐地做游戏》

  23. 《个人展览》

  24. 《拥抱申请》

  25. 《关于我的沉没成本的回顾展》

  26. 《开眼看世界(一)》

  27. 《开眼看世界(二)》

  28. 《📖路易十六在准备灭火》

  29. 《拒绝拥抱》

  30. 《安全距离》

  31. 《海辺の花屋》

  32. 《登高》

矛盾#

矛盾可能只是一些异常的不痛不快的小裂缝,我主观地去加剧冲突,把问题摆上台面。

困境#

通常描述一种个人化的,看起来甚至有点可笑的困境 – 只是看起来可笑,实际上我很窘迫。

思想实验#

想象力改变一切 1

用想象力造一个没有摩擦力的思想空间,搜罗一些新学到的名字,一些有意思的假设, 将它在这个空间里单一化、加强、或者扭曲。最后一步是放入人类,别人的 📖思想实验 也许会放更多东西,但我最近都只放人。

荒诞#

我没料想到荒诞会和存在主义有所联系:

一个事物的基本意义的存在必须要一个更高的意体来解释。 但是,这个更高意体的意义又必须要一个比它更高的意体来解释。 这个“解释的锁链”不可能达到一个结果,从而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拥有至高的意义。 哪怕这个结果被发现了,它也有可能并不能满足我们。 好比说,当一头猪发现它的“至高意义”是被人当成食物屠宰掉时, 它不会对这个“意义”感到满足的。从而,根据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, 生命是无意义的,是荒诞的。2

所以我们都是没有解释器的一段脚本吗?

wiki 怎么说不重要,我应该问我自己,荒诞是什么? 荒诞是我们熟知的事物和规则的另 N 面,用来挑战「何为正常」, 用来安全地胡言乱语,用来表达「这不重要」「这没有用」「这都可以」

参见

大家应该都看看 📖红辣椒 ,再写一个台词随机生成器。

待处理

  • 想一下投稿的策略

  • 作品中的偶然可以加以利用,是内心深处的声音,或者风格化的来源

1

📖荒诞

2

📖来自新世界

关键词#

这么大白话写出来果然还是有点中二:

  • 痛苦、绝望、愤怒、狂躁、自怨自艾、悔、恨

  • 矛盾、别扭、困惑、怀疑、钻牛角尖、

  • 荒诞、异常、疯狂、控制与失控

  • 破碎 — from 邢蓓

想着关键词里应该有有自卑,但这种情绪后来很少出现了,我果然变成自信的中年男人了 ——这其实不是坏事。

评论
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,请在此评论。 如果你留下了电子邮箱,我可能会通过 回复你。